免費諮詢
本所電話
886-2-2771-3403
電子信箱
jihshun@wpto.com.tw
TOP
智慧財產權糾紛挫傷中國創新
2017-06-15
 

智權新知

首頁 > 智權新知

智慧財產權糾紛挫傷中國創新

智慧財產權糾紛挫傷中國創新

2017-06-15

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公佈了2017年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中國排名第22位,2016年首次進入全球最具創新實力的25個國家行列。作為世界上最為活躍的經濟體,中國的創新能力在過去數十年裡不斷提升,但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中國不論在創新能力上,還是在創新體制機制以及法律制度完善等方面,特別是在智慧財產權和專利等環節上,仍亟待完善。

  智慧財產權糾紛對創新挫傷力大

  近年來,儘管智慧財產權糾紛有所下降,我國亦對侵權和違反智慧財產權行為予以堅決打擊,但它仍是籠罩在我國與國外進行技術合作與貿易往來頭上的“陰雲”,揮之不去。一旦涉及糾紛,我國企業往往是敗訴一方。據眾達律師事務所(Jones Day)的一份報告顯示,2014年3月,美國司法部公佈的22個經濟案件中,有19件涉及華人或我國企業,美方在此類案件中往往是勝訴一方。

  2016年,英國製藥巨頭葛蘭素史克(GSK)美國公司起訴兩名前華人員工案件。GSK在起訴書中指控這兩位華人在公司期間涉嫌竊取相關藥物(作用於人體HER3靶點的單克隆抗體)的資料,利用這些商業機密在中國創立公司,開發並公開銷售類似的藥物,與之競爭。此案目前還在審理中。

  智慧財產權糾紛有時還會傷及無辜。例如,2015年5月,美國司法部門指控美國天普大學物理系原主任、世界知名超導專家郗小星涉嫌向我國企業提供美國超導技術的“秘密”,並對其提起訴訟,儘管數月之後,美國聯邦檢察官認為這是烏龍事件,並將案件撤訴,但郗小星的學術名譽損失仍難以恢復。

  更值得關注的是,智慧財產權糾紛對創新能力傷害極大。以製藥行業為例,如果沒有智慧財產權保護,製藥公司顯然不會大力投入創新工作,也就不會有那麼多新藥出現,滿足患者急需。因為在缺乏專利保護的商業環境裡,製藥公司花費高昂代價研發出來的藥物,會很快被其他仿製藥公司仿製,以極低的價格銷售同類藥物,迅速佔領市場,創新藥生產公司高投入的研發費用難以收回成本,這種局面會令創新實體有很大的挫敗感。

  專利品質及管理機制亟待改善

  在過去30年裡,我國專利申請數量呈現J型曲線增長,發明專利申請明顯快於國外,從總數量來說,2011年我國的專利申請就已經超過美國,但這並不能說明我國的創新能力已經超過美國。美國眾達律師事務所上海代表處合夥人陳熾表示:“中國專利申請數量在上升,但申請的品質急需提高。”

  在我國,專利的申請多以高校、科研機構為主,專利如同科研論文一樣重要,其與職稱評定、基金申請相掛鉤,而在國外,公司則是專利申請的主體;在申請主題上,國內以下游產品改進居多,而國外則以上游產品為多,凸顯出其強大的創新以及研發實力。

  在專利後期管理、運營以及轉化上,更是令人堪憂。最近,來自我國專利資訊中心的評估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高校專利失效達6.7萬件,部分高校專利失效比例高達20%以上,未繳納年費竟是專利失效的主要原因。這些通過國家科學經費不斷投入的發明創造和技術突破,最後因專利的管理年費問題而失效,令人深思。除此之外,很多高校缺乏科研成果轉化機制,也是導致科研人員難以將自己的專利技術應用於實踐因而失效的原因之一。因此,建立有效的專利管理機制,積極為科研人員提供技術轉化的平臺,迫在眉睫。

  從制度上保護智慧財產權至關重要

  智慧財產權的保護既需要從公司、研究機構等層面建立完善的保密機制和培訓工作,同時也需從國家層面在法律法規上建立合理的制度。

  以醫藥行業為例,最近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CFDA)的改革令人鼓舞,一系列的新政,逐步與國際接軌,在智慧財產權方面也加大了保護力度。藥監局發佈的2017年第55號公告(徵求意見稿)中還提出了“建立專利連結制度”,從而既從制度上保護新藥創新,同時也促進國內仿製藥市場的健康發展。

  北京務實智慧財產權發展中心主任、中國智慧財產權研究會常務理事程永順同時呼籲,我國《專利法》也要引入相關制度設計,擬定侵權的相關規定,為藥品專利連結制度的實施提供法律上的制度基礎。

  除了從制度上保護創新外,資本市場也要勇於擔當起應有的責任。目前,從整體上來看,國內仍比較缺技術市場,這與民間資本追求短、平、快的利益不無關聯,很多投資者都不願意花費高昂的費用來投資原創研究,而是直接仿製,投資直接從事商品生產環節。

  在美國,技術與資本催生了很多著名的生物技術公司,例如基因泰克(GenenTech)和安進(Amgen)等公司,它們是由一群科學家和風險投資者共同組建的公司,藥物開發雖有風險,但是他們不會畏懼風險。

  總的說來,在我國建設創新型國家戰略中,應制定更為健全的智慧財產權保護機制,多強調創新的品質,而不是數量,並通過積極引導民間資本,更多地投入到技術市場中,開拓創新的管道,並降低它們由此帶來的風險,從而為我國的創新能力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

資料來源:http://news.sina.com.cn/pl/2017-06-19/doc-ifyhfnrf9325603.shtml